过去

我很blur

人家说我很blur,
甚至还说我好傻好天真。
虽然只是开玩笑,
但是,我真的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人。

我也许不用太聪明。
知道太多也未必是好事。

橘子最近好像很压力。
抑或是我的问题?
我不了解。
她很为朋友,很替我着想。
不过就有点紧张。
应该是我弄乱她了。

那一天她跟我谈天,
谈什么sejarah
的tamadun之类的。
可见她真的很用功。
我很用心听,有时候难免有些不留神。
她也会谢谢我有心听她讲话。
原来她喜欢sejarah。

我真的不是很聪明。
我猜不透自己在想什么。
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跟橘子说的话,好像跟墙壁说话。
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总觉得自己傻傻的。
扯铃学都学不好。
跟她们一起练习很自卑。
问自己:你喜欢扯铃吗?
我喜欢扯铃,但是还没扯到中毒那种。

为什么会突然说自己blur?
哦……
刚才访问华文学会前主席时,
主席都讲我blur。
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真的很blur。
blur到一直说自己很blur。
想了想,自己也不是很blur……
只是超级blur罢了。

“我发现你很喜欢唱歌。”
“对。也许N年后你会在比赛看到我。”
原来我是那么喜欢唱歌。
访问时不时会冒出歌曲的名字。
就好像谈到爱情观时,
就会想起梁静茹的“别再为她流泪”。
令到主席很想扁我。
感觉上,我好像在开演唱会。
难怪他们想扁我。

扁归扁,不要扁到我更blur。
不过我也不介意啦!
因为我也不是很blur罢了。

Standard

11 thoughts on “我很blu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