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什么都舍得

我第一次去camp是那么的累。
平时回来后才累,
这次却每天都在累。

我参加了学校举行的制服团体的生活营。
这个生活营,要我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放下。
在那里,我要放下所有的小姐脾性。
我需要坚强,努力和勇敢。
当然少不了放下我的愚蠢。
在那里,绝对不允许头脑迟钝的时候。
虽然我还是很笨,虽然组长对我的头脑感到很惊奇,
但是我还是那个聪明的蔡毓琳。

我要讲什么了?
我很累?对!我真的很累。
还记得那天晚上,差不多10点多,我还在camp。
有人在前面玩游戏,我在睡觉。
那时候,我坐在马路上,四周一片乌黑,时不时会有凉风吹来。
我很累,但是又不能睡着。
不然轮到我们组玩游戏时,我就需要有个人,对我说:
“jolin, 火灾了~~”
我不要这样,所以我很辛苦地忍着。
那一刻,我曾经超越过人类的极限。

三天两夜的生活营即将结束时,
我有一点舍不得。
我不要什么,只要快乐,再多的眼泪我都舍得。
感动过后,我就上巴士了。
其实有两个目的:
一、回家,
二、睡觉。

我一醒来,就看到学校附近的巴士站。
我擦了擦眼睛,真格吗?
原来珍珠都没有那么真。
我第一次,在车上睡那么熟。

说到第一次,我把很多第一次给了它。
第一次在帐篷里跟朋友唱歌。
第一次用手吃饭。
第一次在马路中间睡觉。
第一次把泥浆涂在老师脸上。
(结果自己被涂得更厉害。)


很累,不写了。

Standard

21 thoughts on “什么都舍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