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难熬的日子会过去的

难熬的一个星期又过去了,感恩我还活着。昨天我看到一个电视剧,里面的女主角在她的手上割了一刀又一刀的伤口,我在想:我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跟她一样呢?我嘲笑着自己:当然不会,因为我不敢。我不是没有想过的。还记得很久以前的一个夜晚,第一次我的心痛得很糟糕,很难受,那时候我就有想死的念头了。因为那种感觉就是,很多把刀插在自己心上,但是死也死不去。现在,我已忘记了那时候那么难过的原因了,似乎是一个很可笑的原因。那时候,我也有将那种感觉写在部落格里,幸好朋友们都没有当真。或者,他们知道我可以自我痊愈的,他们相信我可以的。他们都一直默默地鼓励我,支持我。

刚刚又看了他的部落格。

他说:I shouldn’t be that dumb to continue putting hope on it…

我看到这一句,应该觉得很开心,这就是我希望的。我希望他可以找到一个他真正爱的女孩,而那个人肯定不是我。我一直都很希望可以认识那位骂我的女孩,但是很可惜在我还没认识她之前,我就被她讨厌了。我继续看他写的blog,没想到最后看到这一句过后,竟然哭了。

他说:People always learn to appreciate after they lost something previous…
That’s why I always heard from my friends…“犯贱”

他是在说我犯贱吗?虽然他没指名道姓是说我,但这一定是跟我有关系。突然间,我的心沉下去,很恐怖的沉下去。我始终没有对这些话语的免疫能力。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会从他口中得到”犯贱“两个字。当我不再成为他的任何希望之后,没想到我值得的两个字就只有“犯贱”。我想:我是活该被赠这两个字,因为事实上我的确很犯贱。我伤害了他,是我的错,我也应该坦然地接受任何人的责骂,包括他的,是吗?

其实,我很羡慕他,因为他可以向他的朋友哭诉一些些,至少可以让自己心情好过点。而我,不知道从何开始,已经厌倦了这种诉苦的方式,因为我发现已经没有人愿意听了。我知道还有一些对我很好的朋友,还是愿意倾听我,陪着我,开解我,但是我真的不想烦到他们,因为悲伤是可以传染的。还记得有一次,一位朋友不断地在电话里骂她自己很烂很烂,很想去死。挂电话后,那种超级悲观的心情停留在我自己身上,换我不停地认为自己“很烂,很烂,不想活了“。我不想跟某人诉苦后,我会将悲观的思想传染给他。也许这也是造成我跟他在一起时很大压力的一个因素吧!我总是过于敏感,但又想在他面前表现得坚强些,所以才做不了自己。我始终不能够放下心房,跟任何人都好,我未能卸下我脸上的妆。也许跟我小时候的遭遇有关系吧。

这个星期,我还是摆脱不了罪恶感。在学校,我可以笑得很开心,但在家里的感觉是非常恐怖的。我不知道自己在伤心什么,只是觉得我连自己也面对不了。今天放学后,我在学校外遇到两位好朋友。一个是曾经可以交换心事的学长,一个是对我很好的学长。我发现自己也面对不了他们。跟他们聊了几句后,我掉头就走了。我害怕我说着说着,笑着笑着,就会哭起来,因为在他们面前,我的假装不能维持得那么久。转身之后,走下学校的斜坡时,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仿佛不是别人抛弃了我,而是我自己放弃了我自己。我放弃面对现实,我只懂逃避。我不想跟任何人说:”我很难过,我需要你们帮我“等等的话。我说不出。因为我觉得我不值得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而到最后我还是重蹈覆辙。

今早我遇到雪儿,她看起来整个人不同了,好像开心了许多。她终于摆脱了他,希望她不再为他难过了,因为真的很不值得。我懂得这样告诉她,但我能否一样的告诉自己呢?

Standard

2 thoughts on “难熬的日子会过去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