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初九

原来妈妈喜欢煮食的程度跟我喜欢唱歌的程度是一样的。就好像我唱歌唱到喉咙沙了, 还想继续唱。而她, 可以为了满足食客的要求, 就算挨饿, 也要做多一份来。

我们今天回到蕉赖拜年。

当年我三四岁时, 就是住在非法板屋里, 睡在蚊帐内。爸爸白手起家, 成功将我们一家人从板屋搬到单层排屋, 从单层排屋搬到双层排屋。现在父母也老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能力让父母住得更舒服, 搬更大的屋子呢? 恐怕只是幻想吧! 哈哈!

我们还到了姑姑家拜年。我的表侄子真的很可爱啊! 人家说不要一直赞小孩子, 他们会骄傲。但是, 我们都一直围绕着他来讲, 他就很得意似的走来走去, 跑来跑去, 跳来跳去, 爬来爬去, 只差没有游泳罢了。一不小心, 他弄跌了整罐饼干, 地上都是饼干碎。事发后我还特地瞪了他一眼。后来他再次跌的时候, 不忘用很谨慎的眼神看我一下, 真的是很可爱。

很累, 休息不够, 想呕。

再见。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