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只是想找一个倾诉的对象

今天,他答应我星期二晚上跟我说他的爱情故事。

我提议说我们可以交换秘密,但是他说不用了,我顿时觉得很伤心。

可能是因为我只是想藉机会告诉别人我的故事吧!

太多的想法和感觉,如果能够写成一本小说,那就好了。

还记得N年前我也有想过要将自己的爱情故事写成一本小说的,但是到现在还未曾动笔。

我想要记录当时的感觉,恐怕已经忘记了很多细节,但是那种感觉令我觉得自己是有爱过、有付出过的。

也许,我一直催他说爱情故事给我听,只是为了满足我想要跟他说自己的爱情故事的欲求。

就好像一直以来自己喜欢的对象,原来也只是能够跟我聊得来,能够充当我倾诉的对象而已。

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已无从追究,也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论文还没有写完,cover还没去录,佛法没有去熏习。

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那么理智地思考,起码现在是。

比较喜欢理智的自己,多过感性的,因为这样才能更冷静地分析自己内心的状况。

看清楚自己,看清楚实像。

加油!

 

p/s:
很喜欢汪定中,很喜欢这首歌–“下雨天”。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