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y date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毕业的季节

又到了毕业的季节。
我这一次比平时更早准备了毕业生的毕业礼物,因为对这一次的毕业典礼,也有着一份期待了。
今天一大早,还去了新明小学的义卖会。看到母校那么大的变化,突然惊觉自己的变化也很大。从以前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成为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了。这不就是小学老师希望我们能够办到的吗?

接着,我赶紧回家,准备去大学的毕业典礼。
这一次,要送礼物和祝福的对象,是比我小一年的学弟妹们。
他们在佛学会,也曾经帮助过我无数次,陪我走过那段学佛的岁月。
他们也曾经在自己毕业之时,送上他们珍贵的祝福。我当然对他们的毕业也是需要送上祝福的。

到达那个大礼堂前的大操场时,毕业生都已经出来了。第一个出来的是亭莹,赶快送上我的礼物,跟她拍了一张照片。
过后,就是Alvin、艾云、涵馨……
中午的天气很热,但太阳的猛烈,正反映着我的心情,同样是炽热的。

看到佳雁了。好开心。
以为她不来了,她却出现在大操场上。
看到子珊了。原来她有回来。
看到蕰莉了,她在帮校友会派着祝福的卡片。
看到晓莹了,她一来到就看到亭莹坐在草地上,样子像遭遇什么事情似的。
因为她刚被抛上天空,但是却没有人接住,幸好不是头着地。
大家都有点担心和内疚地围着她。
我也确实有点担心,幸好她没事。
看到家进了,他准备了给社服的礼物,但是却忘记了去年他还欠我一份毕业礼物。

中午的毕业典礼结束了后,我们一大伙跑去“曾斗记”吃午饭。
我们开了两桌,叫了大家都平常在这里吃的菜肴。
伟祥有来。他看起来没变,说话还是那么急,手势动作还是那么多。
沛武被我拉过来了,他感觉对于没有跑到艾云和涵馨的结果有点失落。
晓莹坐在我旁边,她看起来有点累,结果她真的一吃完午饭就回家了,没有参与下午的时段。
佳雁坐在另一桌,幸好在午饭过后,我们还去了939吃冰,还聊了一会儿。
子珊想买下午时段毕业生的毕业礼物,我们在吃冰后还一起去了绿野仙踪购物中心。
她分享着在越南的工作点滴,说她的中国老板很会骂人,时常骂人是猪。
我想:这是因为父母亲的错,还是老师的错呢?没有教好他怎么说话,怎么骂人。

下午时段,我负责派校友会准备的卡片。礼物全部也送完了。
人也开始有点累了,想要回家的时候,他们却约大家一起去庆祝佳雁的生日,我答应一起去了。
家进有去,突然我觉得值了。
因为真的太久没和他一起吃饭了。
依稀记得以前佛学会活动完了之后,我们都会一起去餐馆吃饭。
他还是供着1000令吉的保险,还在做着那份他一直说想要辞掉的工作。
如果,他能记得去年毕业的时候,他没有送我一份毕业礼物,那有多好。
Famous说我很介意。的确,我很介意。
因为那时候真的很伤心。

看了《如懿传》电视剧,凌云彻告诉海兰说:
“有一种关系,是超越男女之情的,就是只要能够看到那个人的真心笑颜,就很值得。”
的确,有一种感情,是超越男女之情的,那就是法情。
因为志同道合,因为同样的理想,所以聚在一起的善友,就是法侣。

很珍惜在大学时期能够认识你们这班法侣。祝你们毕业快乐!

长途巴士

很久没有搭长途巴士了。上一次搭,应该是跟全思的同伴们一起去槟城探访善知识的时候吧!想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搭长途巴士啊~想起来我真好命,每一次都是搭火车或有人载的。

这一次到太平,是为了要探访一位老师,以调查关于论文所需要的资料。我今晚会坐夜班车,是因为在白天的时候,我需要去参与全思传承营,去带动一个环节。

在巴士上,无所事事,就开了 JOOX, 点了戴佩妮的歌曲来听。我发现,一听到阿妮的歌声,我就感到莫名的安定,也许是因为熟悉,也许是因为喜欢,也许是因为从中学开始就听她的歌到现在,歌曲里面藏有很多昔日的回忆吧!毕竟,是她的歌曲陪我度过无数次的起起落落。

接着,线路没了,我就开始开了手机储存本来有的歌曲。这些歌曲都是我弟弟昔日里爱听的。这手机本来是他的手机,我也没有删除那些歌曲。

听了孙燕姿的“半句再见”,听了胡鸿钧的“化蝶”,听了Radwimp的 Nandemonaiya 和 “Zen Zen Zense”等。

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有静下心来听歌了。

音乐实在是太微妙了,能够把自己的思绪拉到去那些曾经的快乐、悲伤、痛苦、遗憾。突然感叹起世事无常,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就好像最近我所追看的电视剧《如懿传》里,太后所说:懿,象征着美好,之所以取名为如懿,因为,世事美好的事情太少,只要如懿,那就已经很不错了。那时候初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不明白得透彻。如今,我明白了。

如懿这一生,都向往着“一生一次心意动”的爱情,可惜,她嫁给了皇帝,就注定得不到美满的婚姻。每天在围城里,都活在充满贪、嗔、痴的世界,人类的弱点展露无遗。皇家,由于看中子嗣,所以不能只宠幸一个人。就算如此,如懿都坚持相信着,凭着弘历对自己的爱,对她说的“你放心”,足以让她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陷害,一次又一次的怀疑,一次又一次的心碎。然而,香见的出现彻底打碎了如懿的心。原来所谓的少年郎对自己的情意,在遇见第三者的时候,还是那么不堪一击。所谓的年少情真、青梅竹马,只不过是年少的一点点喜欢,仅此而已。

当乾隆一巴一巴的耳光,盖在如懿脸上的时候,如懿的心从最初的心碎、失望,到彻底的绝望。最后,在皇帝江南召幸烟花女子的时候,如懿就放下了。她做了一个当时认为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是以断发的行为,来表示她已经不想再继续这段感情,以断发祭死去的青樱和弘历。

男女的缘分到了尽头的时候,能够选择放下,如懿在那年代,竟然做到了。何况如懿身在帝皇家,都可以做得如此洒脱。从“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到“兰因絮果”,虽然最初再喜欢、深情,到了最终离异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放下。虽然如懿最后已经得不回她的少年郎,但是起码她是珍惜这段感情,不怀怨恨,这已实属难得。

如懿,如意。虽然很多事情都不如意,只要不负真心,只要用心去做过,我想,结果就不重要了。

净灵

笔于 前往太平的南北大道上


Hit Counter provided by shuttle service from l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