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巴士

很久没有搭长途巴士了。上一次搭,应该是跟全思的同伴们一起去槟城探访善知识的时候吧!想起来,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搭长途巴士啊~想起来我真好命,每一次都是搭火车或有人载的。

这一次到太平,是为了要探访一位老师,以调查关于论文所需要的资料。我今晚会坐夜班车,是因为在白天的时候,我需要去参与全思传承营,去带动一个环节。

在巴士上,无所事事,就开了 JOOX, 点了戴佩妮的歌曲来听。我发现,一听到阿妮的歌声,我就感到莫名的安定,也许是因为熟悉,也许是因为喜欢,也许是因为从中学开始就听她的歌到现在,歌曲里面藏有很多昔日的回忆吧!毕竟,是她的歌曲陪我度过无数次的起起落落。

接着,线路没了,我就开始开了手机储存本来有的歌曲。这些歌曲都是我弟弟昔日里爱听的。这手机本来是他的手机,我也没有删除那些歌曲。

听了孙燕姿的“半句再见”,听了胡鸿钧的“化蝶”,听了Radwimp的 Nandemonaiya 和 “Zen Zen Zense”等。

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有静下心来听歌了。

音乐实在是太微妙了,能够把自己的思绪拉到去那些曾经的快乐、悲伤、痛苦、遗憾。突然感叹起世事无常,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就好像最近我所追看的电视剧《如懿传》里,太后所说:懿,象征着美好,之所以取名为如懿,因为,世事美好的事情太少,只要如懿,那就已经很不错了。那时候初初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不明白得透彻。如今,我明白了。

如懿这一生,都向往着“一生一次心意动”的爱情,可惜,她嫁给了皇帝,就注定得不到美满的婚姻。每天在围城里,都活在充满贪、嗔、痴的世界,人类的弱点展露无遗。皇家,由于看中子嗣,所以不能只宠幸一个人。就算如此,如懿都坚持相信着,凭着弘历对自己的爱,对她说的“你放心”,足以让她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陷害,一次又一次的怀疑,一次又一次的心碎。然而,香见的出现彻底打碎了如懿的心。原来所谓的少年郎对自己的情意,在遇见第三者的时候,还是那么不堪一击。所谓的年少情真、青梅竹马,只不过是年少的一点点喜欢,仅此而已。

当乾隆一巴一巴的耳光,盖在如懿脸上的时候,如懿的心从最初的心碎、失望,到彻底的绝望。最后,在皇帝江南召幸烟花女子的时候,如懿就放下了。她做了一个当时认为很大逆不道的事情,就是以断发的行为,来表示她已经不想再继续这段感情,以断发祭死去的青樱和弘历。

男女的缘分到了尽头的时候,能够选择放下,如懿在那年代,竟然做到了。何况如懿身在帝皇家,都可以做得如此洒脱。从“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断肠”到“兰因絮果”,虽然最初再喜欢、深情,到了最终离异的时候,我们也不得不放下。虽然如懿最后已经得不回她的少年郎,但是起码她是珍惜这段感情,不怀怨恨,这已实属难得。

如懿,如意。虽然很多事情都不如意,只要不负真心,只要用心去做过,我想,结果就不重要了。

净灵

笔于 前往太平的南北大道上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