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果》by 梁静茹

曾经,我想要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希望这一段爱情,可以很幸福、很甜蜜,最后就算不能够长久,但是总算曾经拥有过。

后来才发现,原来那一段爱情,早都出现过了。

原来所谓刻骨铭心,就是在什么都不懂的年纪,遇到的那一个人。

也许从来都没有开始一段感情,但是却在彼此的青春烙下一个印记。

这一个印记,就叫作秘密。

【那年秋天 我藏好一个秘密 結成果挂满 成長懵懂的四季】

也许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唯独你不知,或者,是你假装不知道。

我很庆幸,能够遇到你,才能够看清楚我自己。

看清楚我在这样的爱情中,是如何扮演好自己这一个角色。

没有一点假装,没有一点掩饰,因为我就在做我自己。

也许,现在我终于可以 【笑着说一句 喜欢你 对不起 沒关系】

 

Standard

身在哪里?心在哪里?

他们说,毕业生千万别选择工作,而应该什么都尝试。我在想,如果就连自己喜欢的工作,都不能选择的话,那么日子不是很难过吗?

过了一个星期的法工日子。在我的印象中,法工是一个很开心的工作,因为是某人发自内心想要承担如来事业,才去做的。而我,并没有如此大的宏愿,只是因为打发时间而做。一开始工作的目的就不是真正想要做,于是就会做得不开心了。

今天去了国大的宗教交流活动。感觉表演真好看。呵呵!这个人的歌声和吉他的演奏,真的感动了我。我回家后立马就拿起吉他练习了。荒废了两三个星期的吉他,都忘记了某些 chord 要怎么按了,今天也复习了不少。

宗教交流的活动后,我又回去博大探望学弟妹了。我觉得自己之前的生命都付诸在佛学会,所以离开佛学后,对里面的人异常的想念。我想:我对佛学会的归属感,更胜于我对佛、法、僧的归属感吧!

于是,我们第50届的理事们就拍了这张照片。

有人说,要活在当下。我们往往都会回忆过去,展望未来,却不能将心安住在当下。身在哪里,心就应该在哪里。我可能到目前为止,真的无法做到,因为我真的很想念大学的生活,很想念佛学会的人事物。

我还想找回自己最初的,想要服务人群的心。做什么工作都好,都能秉持着利人利己的心。这样,才能真正找到内心的快乐。

希望一切如愿。

Standard

出走。离开家。

这一次,去了大山脚的“九寨沟”。

大马九寨沟

那一次,在一位朋友的帮忙下,成功来到这里。烈日当空,但是看到眼前的景色的时候,真的觉得很美。

其实一直以来,都不想和爸妈吵架。但是,由于价值观的不同,我们还是时常为了小事而争吵。

这一次旅行后,真的很后悔当初那么固执地跟父母争吵。尤其是在皈依三宝那一天,师父说的对父母不敬的恶业,要忏悔的时候,我真的恨惭愧。我拜下去的时候,也希望以后自己别再这么做了。还有,我的身口意行为,也时常没有注意,就伤害到别人。这一次重新的皈依受戒,希望自己真的能够重新开始。

感恩,合十。

 

Standard

不曾回来过

今天mock presentation很顺利,感恩佛菩萨的加持!但是,忙完了一天后,感觉现在放松了,人也懈怠了,什么都不想做。

突然很想看一场电影,听一个爱情故事,唱一首歌。

看了很多个Youtube的影片,突然听到一首好歌——李千娜的“不曾回来过”。说真的,过去的事情从来没有回来过,但是却总会出现在我们的回忆中。只是,感觉再也不会是一样的了。没有谁永远陪在谁的身边,没有谁能够永远爱着谁,因为这个世界是无常的啊!我们能够做的就是珍惜身边人,祝福身边的人,还有自己。

再爱的,再不舍,都能割舍,都能放下,因为我们都值得对自己好一点。

最近,在练习着吉他,练习着“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感觉还不错,希望过不久就可以上传自己自弹自唱的cover~

Viva要到了,学期要结束了,我还是快点完成thesis吧!

 

p/s: 让自己忙一点,就会忘记自己还爱着谁,是吗?

Standard

卫塞节,快乐

卫塞节,法喜充满的一天。

可以跟翔源一起到Samadhi做义工。

可以跟大家一起修福修慧。

可以跟翔源一起谈谈佛学会、谈谈生活。

感恩自己身边还有这位同行善知识的出现。

 

其实,卫塞节过了后,自己心中是害怕与压力的。

下个星期就是模拟呈现了,而自己还没有什么准备。

现在还有点睡不着。

 

很想找一个聊一聊心事,但是不知道能够找谁。

只好在这里写一写了。

其实,我真的很想你。想念每一天早晨醒来,想起你的那一刻。想念每一次你陪我聊天的每一晚。想念你每一次关心我的话语。想念你说要不要一起去活动的时候。想念你陪我去看电影的那一天。想念绿缘之前的那一次偶遇。想念metta bazaar你和我撑的伞。想念你那一天集训夜晚问候我的简讯。想念你说要带我去夜市的那一天。想念你问我有没有去静坐班的那一天。想念你在车站说的那一句话。想念你。可是,你却没有想我。你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原来你对别人也可以照样说。你对我的关心,原来跟你对别人的都一样。你约我出来,原来只是你寂寞。原来,你喜欢的女生,是另外一个。

原本以为能放得下你,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喜欢别人,但是,原来他们只是我感情上的暂时寄托。我无法持续性地再喜欢他们,当我发现在他们身上,我找不到你独有的影子。我无法踏前一步,跟他们说“我喜欢你”,是因为打从心里这一句话其实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对你说,却一直说不出口的话。我们的距离,原来就是那么远。你竟然可以对我说的话,无动于衷。你竟然可以随随便便把我推给任何一个男生。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心有多难过?原来,我对你的在乎,是那么地一厢情愿。既然你对我一点都不在乎,为什么当初要来关心我?错就错在我,太把你的关心放在心上吗?

智慧圆满、福德圆满的佛陀啊!如果这个世界的现象都是不圆满、不自在、不安的,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明白,爱情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不圆满、不自在、不安的呢?如果这个世界的烦恼都是从我执开始,是不是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认为他的关心,是因为在乎“我”或只有对“我”是如此的呢?佛陀啊!如果我还没有福德因缘可以发出离心,那么我是否可以奢望自己还能有机会能够爱人与被爱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爱染终究会带来痛苦的,那么我是否可以体验少一些这些痛苦呢?

一切,一切,都不知道怎样跟你说。

Stand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