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y date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年初一

今年是甲午年马年,年初一是在车龙中度过的。 一大早就爬起来,第一站就是新古毛的阿姨家。 其实她不是我的亲阿姨,只不过她也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犹如亲阿姨这般亲密。
我也已经很久没有拜访阿姨家了。在阿姨派红包的时候,我还说了很多新年贺词,只不过阿姨还是嫌我说得不顺畅,不收货!我不服输,像她撒娇了一下。

第二站是二伯的家,仕林河,也是以前公公的家。 二伯的家扩建了出来,不知为何,感觉凉快多了。表嫂煮的斋食相当地好吃。遇到佩君表姐,她打扮得好美,于是嫌我大年初一怎么不打扮,也不穿新衣。我只是懒惰,而且想在车上睡觉,于是穿得舒服些。堂侄子们还是那么地可爱,跟堂侄女玩得很开心。

接下来,就是会和丰的老家了。那是外婆的家,而外婆在去年8月的时候去世了。回到外家的感觉跟往年有一点不同,因为外婆走了,谭朱舅舅也还没有回来,印尼妹也早都回去乡下了。表兄弟姐妹们还是一样,表侄子们更加活力和可爱了。

先说到这里,很累了。

马年快乐!

除夕 上午

今天在移民局等了很久, 就是为了要出passport. 没有去什么很远的地方, 只是趁这个新年的假期, 打算和家人到泰国去走走。听说泰国很乱, 但我们去的是边境, 应该不会很乱吧! 反正我们是在他们捣乱之前决定要去的, 没有理由要我们改变计划的。

昨晚跟 WLJLB的姐妹们吃了团圆饭。首先第一站我们去setia walk 的旧相好。那里的氛围很有怀古的味道, 包括一些我们儿时吃过的糖果, 玩过的游戏。我叫了tomyam面来吃。不懂为什么, 最近都蛮喜欢吃重口味的食物, 可能是受到学校的kafe影响吧! 我还在那里遇到表姐呢! 她说今年没有回老家跟我们一起庆祝。我知道后有一点点失望, 因为老家又少了几分热闹了。

吃完饭后, 我们原本要去酒吧坐坐, 但是没几个人要喝酒, 我们就转去鼎茶坐了。由于鼎茶晚上10:30就关门了, 所以我们只好到业皓家坐了。紫盈介绍了一个新鲜的游戏, 名叫国王的游戏。大家都玩得很开心, 好像小学生一样, 无忧无虑的。

他们说我变了, 返老还童了。其实不是, 而事实是我选择在玩乐的时候一定要尽兴而已。是你教我的, 要认为自己过去很美好, 以后也会更加美好啊! 我都记在心里头了, 所以我才可以畅怀大笑, 不是吗? 要换作以前的我, 还会为了他而伤心, 值得吗? 过去早都不留痕迹地消失在我的世界, 我又何苦还耿耿于怀呢?

合十, 感恩。

0129 生日快乐

今天是1月29日, 他的生日。
没跟他联系, 也足足有一年了。
在没有他的世界, 生活还是这样地过, 并没什么不同, 只是有点无聊罢了。

我并不是想怀念他。只是觉得他对以前的我太重要了, 在他的生日想起他一会儿也很正常。

一直以来觉得刻骨铭心的爱情都是要两人都爱过的。可在我身上体验的, 可不是普通的爱情, 而只是一厢情愿的单恋。不知道靠的是那股坚持, 我也不知道自己爱了他有多久了。如果说爱情就是当两人不能再互相陪伴后, 就会失去的东西, 那么, 我确定我是爱他的。因为, 我们不再联系后, 就连那一丝丝友情都没有了。

今天还是一样地过啊, 还比以前开心了。为了要庆祝不再被他左右我的情绪, 我该有多高兴啊! 想起那一年跟你一起玩音乐的日子, 我也有多怀念啊! 我也还记得那一年的梦想: 一定要登上台北小巨蛋的舞台啊! 这一切我都无法忘记, 因为只有记得这些美好的事, 我的青春才没有白过啊!

你放心好了。我会坚持自己的梦想, 永不向现实低头的。我也不会再有放弃自己的念头了。

生日快乐。

老朋友 聚会

昨天跟老朋友聚会后,心情好多了。
至少对于一些自己控制不到的事情,有放开了一些。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为什么我要这么在意一些小事呢?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昨晚跟朋友分享了一些博大的鬼故事,他们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每一个大专的宿舍都会有鬼故事,大家都互相分享,不亦乐乎。

阿贞终于找到了她的真命天子。虽然大家好像将她当着犯人这样审问,但其实内心是真心祝福她的。

导演有说过:让自己演艺进步的方法,就是敢敢去恋爱,敢敢去受伤。不是我不敢,而是我已经疲倦了。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爱人的资格,因为我都几乎不自爱了。唯有再继续让自己的心情慢慢沉淀,让自己的心更加充实,才能准备好接受下一段感情!老实说,受伤我不怕,只是怕是我自己要自残而已。

幸福,总是离我很远很远。要改变,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个人需求

还记得佛学营有谈过”生命中有什么是重要的”, 其中有谈到生理需求, 安全需求, 社会或情感以及尊荣。

我从小就是一个很幸福的女孩, 衣食住行都不用我操心, 于是生理需求与安全根本都没有问题。至于情感, 家人朋友都很关心我。而爱情, 我也慢慢看开了。

但我总是放不下尊荣。做什么事情都好, 我都需要别人的肯定。如果全世界都无视我, 我就会感觉全世界都抛弃了我一样。所以, 我喜欢舞台。 只要我还有一丝丝尊荣, 舞台对我来说是无处不在的。也许, 是我太没有安全感, 太过自卑了。可怜, 可怜。

如果这个世界再也给不到我尊荣, 我会怎样呢? 我如何才能摆脱草莓族的命运?

我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