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的自我解构—异土与异名者 (周芬伶教授主讲)

在驾车前往会场的路途中,开着佛跳墙最新专辑的歌曲,脑海里却在想着星期六佛曲分享的事情。付了报名费,本来想安安乐乐地坐在台下听学者们发表论文,没想到却还要被摆上台唱歌。虽然我喜欢分享,但是也不喜欢这种乱了节奏的感觉。这下子论文发表也不可以好好听了。

到了学校,只见女同学独自一人站在课室的前面,一见面就跟我喊累,我也觉得很无奈,因为她等了许久,也只等到我一个与会者。

我去了趟洗手间回来,进入课室,才发现里面更像是会议室。室中间摆了一张专属会议室的椭圆桌,桌子前方摆着一台电脑。室内竟然还有洗手间,但似乎只给VIP使用。黄老师和周老师这时才从洗手间出来,跟黄老师打了个招呼,感觉真的很久不见,离上一堂课也隔了两个月了。陆陆续续,很多老师抵达会场,与老师面对面地坐了下来。第一次跟那么多老师一起,在那么近距离、还算狭小的空间下,开始了这一场讲座。

周老师开始说她的故事。她是一个著名散文家和小说家,得过无数个奖项,也是东海大学的教授。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别人分享她创作的故事,而且是那么近距离的聆听。她说:写散文,很容易会令自我强大,因为会一直质问“我”的存在。我一听,顿时觉得跟我昨天在面子书的发文,以及平时在部落格所写的日志,有感同身受之处。的确,平日里写文章,我都习惯去剖析自己的内心,将自己的内心的想法赤裸裸地写出来,写完了就会有一种自我疗愈的效果。但是,越写越多的散文,就会发现自己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太注重自己的感受。然而,小说,并非如此。写成一部小说的主要条件,就是必须先放下自我。听到这里,我顿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以来都写不成小说。中学时期,也曾经试过写小说,但是却写到一半就停了。原因是:情节不知如何再发展下去,人物的塑造也不够鲜明。到今天才发现,写小说,就是在写他人的故事、他人的自述、他人的情感。如果太过以自我为重心,是不可能理解别人的情感,也不能同理别人所作出的行为,以及其背后的原因。写小说,就好像来一场排除自我的旅行,可能旅行中消融了自我,将“我”分裂成故事中的各个角色。就好像佩索亚所说:“我是一个空的舞台”,“我”其实是“无我”,并没有真正的我的存在。然而此“空”与佛教的“空”又有所不同。佛教所说的“无我”或“空”,是否认“我”是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但却肯定此个体存在的存在。往往很多人以为佛教的“空”,是什么都没有,其实不然,不过这也是题外话。

周老师继续分享,她的旅程。她曾经参与过6天5夜的登山团,爬过3000公尺高的山,还横跨台湾的东部和西部(不清楚老师所说的山的名称和地理位置),也乘直升机上过喜马拉雅山。得出的结论是:垂直旅游比平行旅游来得更深刻。我们可以在一个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地方待上一整个月,但是对那个地方的认识还是很模糊的,对于自己的生命体验也帮助不大。然而,垂直旅游却可以然自己的感官上起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并重新对生命有一个新的体验、新的看法。我想也是,但脑海里却突然浮现上密集课程的时候的情形。当我放下手机、放下电脑、放下牵挂,全新投入在密集课程的时候,的确又是另外一种感官上的不同,生命的另一种体验。因此,当从密集课程中回来的时候,面对手机、面对生活,的确会有点不习惯。或者说,一个人的旅行,也似乎可以达到一种生活体验的不同。平时在生活中,总会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去到哪里都有家人的关心。然而,一个人到陌生的地方旅行,在旅程当中一定会遇到不少状况,而在面对这些状况,该如何去解决,而自己的内心又是怎样的起心动念,都是比较容易去审查的。可能,我们平时都喜欢依赖,多过于去独立思考。

讲座会结束后,我与女同学去吃宵夜,来到了老地方。我点了扬州炒饭,她点了肉碎豆腐。我们吃着吃着,聊到了单身与否的问题。不知为何,她就开始牵红线,介绍起她的朋友给我认识。我听着听着,也觉得他所介绍的男生也的确不错,起码他是一个蛮体贴的男生,心里的确还蛮想认识的。但是,后来又想到,在佛教圈外的男生,是否就能与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相同呢?担心不相同,也害怕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深思熟虑,停滞不前,这就是如今自己的状况吧!

想幸福的人

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像一场重感冒,但是却不知道重感冒的病源。

你问,为何可以那么容易就喜欢一个人?
其实,那种感觉,就好像突然想好好爱一个人。
他的出现,令我想好好爱一个人。
或者我心境的转变,令我想好好爱眼前的人。

但是,太少互动,令我感到困惑。

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可能,我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喜欢你。

可能,我只是习惯把自己的感情投射在对方身上。

但是,这一切心境的转变,是否意识着,我已经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了呢?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喜欢…

我喜欢纯净无痕的白纸,因为我可以在白纸上写上我想做的事、我想去的地方、我想念的人。

我喜欢纯净无云的天空,因为我就可以看见蓝色天空背后的希望和辽阔。

我喜欢没有复杂乐器背景的一首歌,因为我就可以跟着旋律,慢慢回想,属于自己的单纯、清净和美好。

我喜欢一个有阳光照射的角落,那么我就可以待在那里发呆、看书、写字。

我喜欢一个开朗的自己,因为我就可以抚平自己的哀伤、难过、忧郁,并且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喜欢…

时间的局限

每一次,我想要修改好论文,都是因为时间的局限,所以没有办法修好。

这一次,我真的很累。

刚刚考完试,面对那一箩箩老师给的意见和问题,令我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其实,我总觉得自己的问题来源自于,我没能好好地了解文本。

也许,我更应该好好地从文本下手,来探讨我要研究的课题吧!

我更应该好好平复自己的情绪,现在的情绪实在是太压力了。

压力源自于我一直在否定自己不能做好这一次的修改,但是却又希望自己能修改好。

只好尽力而为了。

一直以来,只有很在意的事情才会令到我这样情绪崩溃。

写报告、考试、呈现对我来说都还好,只是我一直以来想写好的论文,

却一直被抨击、否定,甚至连我自己都是这么想的。

老师也不想看到我这种情形。

师父也不希望我为了写关于他歌词的论文而精神崩溃的吧!

原本只是抱着想抛砖引玉让更多人来发现佛曲歌词中的精义的想法,

才来研究师父的佛曲歌词。

没想到自己为了写这篇论文开题报告,都无法写好,而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感到精神压力很大。

这是自己原本没有想到的,所以才会那么崩溃。

目前能做的只能继续努力的。

硕士这条路,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过程中,是否有一直观照自己的内心,调正自己的心态。

感恩。

毓琳  启

多琳看了《光》电影后的感想~马来西亚之光!

Image result for guang the movie 2018nposter

那一天,我的活宝一号朋友约我去看电影,她想看那一个自闭症患者的故事,于是我们就去看了。

在电影还没有开始之前,我问她:

“你有没有带纸巾”

“没有哦!会哭的吗?”

没有想到,我真的哭了,可惜没纸巾,只好让眼泪流湿我的脸,然后再用自己的手来抹干。

现在,我就来分享这部电影令我很感动的四个要点:

1. 写实

真正的电影,就是没有任何浮夸的剧情,只是将一个简单的故事细细地说出来。电影中的文光,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会遇到的自闭儿。他们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太多话不知道要跟谁说。他们不是要特地做一些怪异的反应动作,而是他们所能感应的外境跟我们不一样。他们不是不想满足你的要求,而是在他们专注力只提供给他们所在意的事情。这个故事,就是一个记录,记录着自闭儿所面对的世界,记录着他们的成长历程。

2. 梦想

也许每个人都有梦想,但是很多人都不敢去追逐。如果我们都保有自闭儿的一份单纯的心,那该有多好。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不理会别人的看法。电影中的文光,为了想要有一架自己的“钢琴”,于是决定开始收集玻璃杯。可能每个人都会因为梦想被现实打败后,就开始放弃梦想。然而,如果我们没有那么多转牛角尖的想法,只是单纯地要把一件事情做好,那么就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担忧和顾虑了。

3. 仅仅陪伴

如果我们家里有一位自闭儿,可能我们的世界从此就不一样了吧!从小,我们被父母亲告知说这位家人是很不一样的,他需要更多的关怀。从小,自闭家人会被众人以怪异的眼光来投射,或被人家取笑,这都是我们身为家人需要一起去承受的。从小,我们都需要习惯聆听他们口中所说的不一样的世界。我们都期望,这位自闭家人能够有一天,被世人所接受,能够自力更生。当这位家人长大了,却满足不了我们的需求时,我们就会觉得愤怒,觉得为什么他那么不长进,但是却不知道他也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们只能陪着他们走,却不能帮他们走。

4. 完成自我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闭儿吧!那一种不想面对人群,只想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天马行空地想着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我们都是自闭儿,当我们想暂时逃离人群,好好地痛哭一场。可是,我们为了要活得让别人欣赏,于是伪装成另外一个自己,在别人面前风光,在别人身后却憔悴。当自闭儿为了自己的理想,走自己要走的路,满足于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相处模式,这样的自我,也就没有遗憾了。那么我们一生为了柴米油盐而忙忙碌碌,失去了自我,我们会满足吗?

不管我们是不是自闭儿,都要学习面对自我、接受自我、完成自我和放下自我。面对自己的优点、缺点,接受自己足与不足之处,完成一个自我,最后还是得放下这个自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要受,只要没有遗憾,那就足矣。

最后,送上我很喜欢的歌手,也是阿妮很喜欢的歌手——郭修彧所演绎的《抽象图》,也就是《光》电影的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