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的季节

又到了毕业的季节。
我这一次比平时更早准备了毕业生的毕业礼物,因为对这一次的毕业典礼,也有着一份期待了。
今天一大早,还去了新明小学的义卖会。看到母校那么大的变化,突然惊觉自己的变化也很大。从以前的小女孩,已经长大成人,成为可以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了。这不就是小学老师希望我们能够办到的吗?

接着,我赶紧回家,准备去大学的毕业典礼。
这一次,要送礼物和祝福的对象,是比我小一年的学弟妹们。
他们在佛学会,也曾经帮助过我无数次,陪我走过那段学佛的岁月。
他们也曾经在自己毕业之时,送上他们珍贵的祝福。我当然对他们的毕业也是需要送上祝福的。

到达那个大礼堂前的大操场时,毕业生都已经出来了。第一个出来的是亭莹,赶快送上我的礼物,跟她拍了一张照片。
过后,就是Alvin、艾云、涵馨……
中午的天气很热,但太阳的猛烈,正反映着我的心情,同样是炽热的。

看到佳雁了。好开心。
以为她不来了,她却出现在大操场上。
看到子珊了。原来她有回来。
看到蕰莉了,她在帮校友会派着祝福的卡片。
看到晓莹了,她一来到就看到亭莹坐在草地上,样子像遭遇什么事情似的。
因为她刚被抛上天空,但是却没有人接住,幸好不是头着地。
大家都有点担心和内疚地围着她。
我也确实有点担心,幸好她没事。
看到家进了,他准备了给社服的礼物,但是却忘记了去年他还欠我一份毕业礼物。

中午的毕业典礼结束了后,我们一大伙跑去“曾斗记”吃午饭。
我们开了两桌,叫了大家都平常在这里吃的菜肴。
伟祥有来。他看起来没变,说话还是那么急,手势动作还是那么多。
沛武被我拉过来了,他感觉对于没有跑到艾云和涵馨的结果有点失落。
晓莹坐在我旁边,她看起来有点累,结果她真的一吃完午饭就回家了,没有参与下午的时段。
佳雁坐在另一桌,幸好在午饭过后,我们还去了939吃冰,还聊了一会儿。
子珊想买下午时段毕业生的毕业礼物,我们在吃冰后还一起去了绿野仙踪购物中心。
她分享着在越南的工作点滴,说她的中国老板很会骂人,时常骂人是猪。
我想:这是因为父母亲的错,还是老师的错呢?没有教好他怎么说话,怎么骂人。

下午时段,我负责派校友会准备的卡片。礼物全部也送完了。
人也开始有点累了,想要回家的时候,他们却约大家一起去庆祝佳雁的生日,我答应一起去了。
家进有去,突然我觉得值了。
因为真的太久没和他一起吃饭了。
依稀记得以前佛学会活动完了之后,我们都会一起去餐馆吃饭。
他还是供着1000令吉的保险,还在做着那份他一直说想要辞掉的工作。
如果,他能记得去年毕业的时候,他没有送我一份毕业礼物,那有多好。
Famous说我很介意。的确,我很介意。
因为那时候真的很伤心。

看了《如懿传》电视剧,凌云彻告诉海兰说:
“有一种关系,是超越男女之情的,就是只要能够看到那个人的真心笑颜,就很值得。”
的确,有一种感情,是超越男女之情的,那就是法情。
因为志同道合,因为同样的理想,所以聚在一起的善友,就是法侣。

很珍惜在大学时期能够认识你们这班法侣。祝你们毕业快乐!

Post Comment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