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

昨晚的扯铃除了练铃之外, 也得到了一些关于我作为一位舞台剧演员的宝贵意见。他建议我不妨参考一些学校里老年纪的讲师或工作人员。我今天特意观察了几位上了年纪的图书馆管理人员, 总觉得他们走路的方式和年轻人不同。他们的步伐从容起来也不造作, 仿佛看透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如果我真的是宝玉姐, 我想自己应该觉得很寂寞吧! 也许我的老公已经去世了, 所以我才独自担起收租的工作。儿子也是村长, 无暇陪伴我。所以, 每一次我看到十月初五街的街坊们, 我都有一种打从心里的羡慕与向往能够跟他们一起生活在同一条街上吧! 因此, 这么多年来, 我都从未加过他们的租金, 让他们的传统业一代传一代。

此外, 我也是一个很传统的一位妈妈。在丈夫在世之前, 我什么话都从他了, 我们也一起看着我们儿子长大成人。可惜我的丈夫短命, 在儿子中学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所以, 当儿子从外地读书回来, 当了村长后, 我真的感到非常的光荣。儿子已经成为了我唯一的依靠。甚至他跟我用英文沟通, 我也不介意, 还愿意学上一两句。

但是, 儿子所做的一切却让我失望了。他竟然将老街卖给发展商了, 出卖了一直以来很尊重我的老街坊们。他们一直以来的欢笑, 都能点缀我寂寞的天空, 让我能体会到他们的人情味。只可惜, 我是村长的母亲, 身不由己, 还是要硬着头皮将这坏消息告诉街坊们。他们的指责, 他们的愤怒, 他们的悲伤, 我何尝不是感同深受, 但却无可奈何。我情愿背着万父所指的罪恶感过完下半辈子, 也不愿逆我儿子的意。因为我爱我的儿子, 我唯一的依靠。

再见。

Standa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